<fieldset id='is01k'></fieldset>
  • <dl id='is01k'></dl>

    <i id='is01k'><div id='is01k'><ins id='is01k'></ins></div></i>
  • <acronym id='is01k'><em id='is01k'></em><td id='is01k'><div id='is01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s01k'><big id='is01k'><big id='is01k'></big><legend id='is01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1. <i id='is01k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is01k'><strong id='is01k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1. <tr id='is01k'><strong id='is01k'></strong><small id='is01k'></small><button id='is01k'></button><li id='is01k'><noscript id='is01k'><big id='is01k'></big><dt id='is01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s01k'><table id='is01k'><blockquote id='is01k'><tbody id='is01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is01k'></u><kbd id='is01k'><kbd id='is01k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<ins id='is01k'></ins>
            <span id='is01k'></span>

          3. 朝鲜39号房间创始人离职 拟裁员5000!WeWork还能Work吗?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来源:要领网
            • 浏览:0
            朝鲜39号房间

            联合办公空间WeWork首席执行官(CEO)、创始人亚当·诺伊曼(Adam Neumann)于当地时间周二宣布辞去CEO一职,但保留非执行主席职务。这意味着,WeWork的灵魂人物诺伊曼将丧失对公司的控股权,而此前诺伊曼是WeWork的最大个人股东,拥有约1.15亿股的股份。

            WeWork方面表示,诺伊曼离任之后,母公司We Company的副董事长塞巴斯蒂安·甘宁安(Sebastian Gunningham)和首席财务官阿蒂·明森(Artie Minson)将担任WeWork联席CEO。

            当地时间9月24日,硅谷知名科技媒体《The Information》发布报告称,WeWork高管已经与银行家会面,讨论降低成本的措施,其中可能包括裁减多达1/3的公司员工(约5000名),以及关闭私立小学和电脑编程学校等辅助业务。

            至此,越来越多的人怀疑,全球共享办公空间巨头、新办公模式的引领者WeWork,盈利模式真的Work(能行)吗?

            不断延期的IPO

            WeWork曾计划于9月IPO。当时,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营销学教授斯科特加洛韦还将其称为“世界上溢价最高的公司”。

            但由于投资人难以对这家公司筹资数十亿美元产生兴趣,WeWork于9月17日搁置了IPO计划,而这一时间点原本应是计划最早启动上市路演的时期。

            随后,WeWork公开表示,计划在12月前完成上市。但不少分析人士认为,WeWork的上市计划不太可能在今年进行。

            伴随WeWork推迟上市消息而来的是,WeWork的估值也出现了不断下滑。不仅母公司We Company大幅调低了IPO的目标估值,从470亿美元下调至200亿美元,外界也不看好。据报道,WeWork IPO的估值很有可能跌破200亿美元;WeWork的估值会低于150亿美元;跌破100亿美元也大有可能。

            更糟的是,WeWork从未停止亏损的步伐。2019上半年,WeWork营收15.4亿美元,净亏损9.04亿美元。2018年,WeWork净亏损19亿美元。自2016以来,WeWork4年已累计亏损超40亿美元。

            同样动荡的还有公司内部结构。据Business Insider报道,由于在WeWork预计IPO前,诺伊曼曾通过出售股票和举债,从公司套现逾7亿美元,很大程度上引发了相关董事成员的不满,多名董事会成员希望诺伊曼放弃CEO一职,此举得到了最大股东软银集团的董事长孙正义的支持。而且,最近几个月以来,公司已经有十多位高管申请离职。

            烧钱的盈利模式

            在面对“烧钱还是赚钱”这一问题时,WeWork很难给出答案,毕竟它现有的商业模式就是一种“烧钱的盈利模式”。

            WeWork一直以来的商业模式是长租签约商业办公用地,再短租给客户。虽然WeWork一直以科技公司自称,但面对这样的商业模式,不少人认为,WeWork更像是一个“二房东”。

            全球最大的企业级软件公司甲骨文创始人拉里·埃里森(Larry Ellison)甚至认为,WeWork几乎一文不值。他认为,WeWork的盈利模式就是租一栋大楼,然后拆分对外出租。“他们一无所有,没有技术,没有顾客忠诚度”。

            为此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随机走访了几家上海的WeWork共享办公空间。WeWork销售人员告诉记者,根据办公室房间大小的不同、位置的不同,价格也会有差别。例如一个7人间靠窗的办公室月租在2.4万元左右,两人间的办公室月租则是8000元左右,房间越大租金越高。同时,他们也会根据签定租约的长短在房租上给到一些折扣。

            因了解到WeWork的一层办公楼容纳了近20家公司,并且此前就有分析称,WeWork的租金水平远超商圈内的超甲级写字楼,因此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质疑了其租金是否过高。

            该销售人员告诉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,WeWork在上海选址的地段都非常好,交通便利、商务楼非常现代化。而他们收取的租金里已经包括了水电、物业以及网络的费用。与此同时,他们还会为租下办公间的公司提供免费的茶水、咖啡、啤酒、新鲜水果、会议室以及一人120张免费打印的额度。

            而近期,WeWork还在不断扩张业务,因此也在不断地亏损。据悉,2019年上半年,WeWork的行政管理费用高达3.9亿美元,市场营销费用达3.2亿美元,超过去年全年水平。

            入不敷出的WeWork试图通过融资来实现业务的扩展。根据其招股说明书,公司业务目前处于快速扩张阶段,在全球29个国家111个城市有528处经营地点,50%的收入来源于美国以外。

            有评论认为,WeWork规模越大,亏得越多。

            联合办公尚有市场

            2016年,WeWork进驻中国市场,一年后与Chinaco成立合资公司,Wework持有其59%的股权,收取8%的管理费。目前,WeWork在中国的业务布局已涵盖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香港、深圳等12个一二线城市,总计约有114个共享办公地点。

            WeWork不仅在为初创公司提供服务,还为不少大公司提供办公服务,如微软、蔚来、阿里云、招商银行等。

            除了在中国承租写字楼,WeWork还通过合作与并购加大市场份额。2018年4月,WeWork宣布全资合并中国联合办公企业“裸心社”,成功获取其旗下市场份额。

            2019年上半年,中国区域营收在WeWork总营收中占比为6.1%,相比去年同期的3.8%提升了近一倍。如今,WeWork遭遇重大人事变动,其营收模式会受到影响吗?

            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带着这个问题采访了WeWork,WeWork中国区方面表示不就此事进行答复。

            戴德梁行高级董事、中国区写字楼部主管沈洁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从去年开始,联合办公已经是一个相对平稳的状态,今年市场上仍然有一些联合办公的玩家在退出,但是核心区域的马上又会有玩家填补进来。由此可见,联合办公空间的趋势和理念还是得到了市场的认可和接纳。

            (文章来源:国际金融报)

            朝鲜39号房间


            声明:本站非盈利性网站,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,不代表本站观点!如有侵权,请联系管理员删除!
            文章来源:要领网
          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1002001.cn/fangchan/57369.html
            文章标题:朝鲜39号房间创始人离职 拟裁员5000!WeWork还能Work吗?